> 观“黉门对话”转基因热点问题讨论有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English 中国科学院
首页 概况简介 机构设置 人才队伍 研究生/博士后 院地合作 国际交流 科研平台 学术出版物 党建 文化 科学传播 信息公开  
科学传播
科普动态
科普网站
科普活动
科研实践
微生物短片欣赏
微生物大百科
微生物大事记
生活中的微生物
微生物图片
科普瞬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学传播 > 科研实践
观“黉门对话”转基因热点问题讨论有感

  时值中秋国庆双节,秋高气爽,携儿子龙户外习农。巧遇北大教授白书农先生,款款而谈,教授问儿校习之术业,交流甚欢;儿觉教授学识广博,遂请教社会热门话题之转基因技术,教授深入浅出,解儿之惑,甚喜。后学堂上儿偶谈转基因技术,不被理喻,慨然良多,遂假网普查,以之为“研究性学习”小组之习作;白教授知之,褒奖,并邀儿参加近日-北京大学“黉门对话”专家主题论坛--转基因,我们如何选择-之活动;学生中祺获悉,意同前往聆听;回曰:收获颇多。 

  吾等虽从事相关劳作,求索之中,苦于文拙,疏于科普解惑,故勉后生道出观后感,欣然接受;见其文中肯,不偏不倚,晓众以理,遂荐之于所科普网,借之略尽科普教育之薄力。 

  应请,道其来龙去脉,遂成此前文。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郭惠珊研究员 

    

观“黉门对话”转基因热点问题讨论有感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陈中祺 

北京朝阳外国语学校   谢子龙 

    

  20151210日晚,我们有幸参加了北京大学“黉门对话”论坛。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及其前景成为了本次讨论的中心,论坛邀请到了四位不同身份的专业人士一起就时下愈演愈烈的转基因论战分享了各自的经历和心得。 

  其中,给我们印象最深的要数著名科普工作者方舟子先生的“积极研发慎重推广转基因不等于不作为”的观点;北大的白书农教授通过分析这次反转人士与农大学子的论战,提出国内公众参与讨论的环境和规范性仍有待提高; 而紫石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廖靖军先生则从食品安全评估这个方面给在座的学子吃了一颗定心丸; 最后,带领着转基因鲤研究团队的朱作言院士则深入浅出地讲解了转基因的一般原理和技术手段以及转基因鲤鱼的研发过程。大师们的讨论使我们获益匪浅,同时也感触良多。 

  诚如饶毅先生所言,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其实是三个层次的问题,老百姓吃下去安全不安全,转基因食品在市场流通是否符合国家利益,以及转基因物种的出现会不会引起生态问题。而这三个问题,在“黉门对话”间我们得到了较为满意的解答:转基因食品能不能吃,取决于它是否能通过现有的食品安全性审查;转基因食品的市场流通是一条必由之路;至于转基因的物种是否会引起生态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则完全在于新物种是否具有更强的生态适应性,而且这一点必然在推广前已经经过了严格的审查。 

  我们知道,现有的转基因技术,是引入一个或很少的几个基因来改变品种和相关的性状,而且,这些基因的作用都为科学家所详知。可是为什么这样一种有高度可控性和可预见性的技术会受到人们的质疑和不解呢?总结起来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每一种新技术的革新在面世之初都必然会经历一个被公众接受的过程,而正是公众的质疑和不解,最有效地加速了技术的发展和推广。君不见试管婴儿技术刚推出的时候,几乎面对这社会各界的口诛笔伐,而现在,这项技术造福了千千万万个家庭。对于转基因技术而言,当今社会舆论的开放不仅给大众带来了巨量的信息,方便的途径让大众去了解转基因,也参杂了各种不同的,恶意的或带有明显利益驱使性质的声音,让公众感到迷惑。 

  我们中国人讲究“民以食为天”,网络上的一小撮帖子就将之前中国出现的食品安全问题,比如三鹿奶粉,苏丹红,激素鱼和我们吃过的,看起来怪怪的东西,比如大个儿的太空椒,水果黄瓜,甚至是圣女果都说成是转基因的产品。更有甚者,以讹传讹将各种还未被证实的事件归咎于转基因,例如在微信圈中传得很火的消息:肯德基利用能长出若干个翅膀的异型鸡产肉给中国人吃,而这些鸡都是转基因的!又比如,我们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网络上以骡子不育为借口说吃转基因食品三代不育的帖子何其之多! 

  道理总是愈辩愈明的。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人类农业发展史,就是利用智慧有意识有目的的来改造自然为我们服务的历史,而转基因只是这条大道上的一个比较耀眼的里程碑之一,而且今后必然还会有更加耀眼的里程碑。从半个世纪前的绿色革命开始,人类就利用传统的杂交改良技术育种,使得粮食的品质和产量得到了腾飞似的提高,我们现在吃的杂交水稻,水果玉米,水果黄瓜以及圣女果都是传统杂交育种的成果;随着太空技术的发展,人类成功利用了太空射线进行诱变育种,获得了许多有益的多倍体水果品种,比如太空番茄和著名的太空椒。而这些丰硕的成果,甚至还没来得及“动用”转基因技术。而利用传统杂交育种的方式来改良品种,有时每次引入的基因远远多于现有的转基因技术,因此其结果的可预见性也低于现有的转基因技术。其实,我国的大豆和玉米大部分依赖进口,份额已经多于国内产量,而且进口的大部分是转基因农作物,所以,我们已经直接食用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而且间接地吃了喂食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牲畜。 

  其次,我们知道,欧洲的大部分人都不赞同转基因技术的推广,是因为他们认为转基因这种事情其实是人类在干上帝才能做的事情,而这种僭越会招致大麻烦。而罔顾三倍体骡子本来就不育这种事实而说吃转基因作物会导致不育归根到底也是出于这种类似“捞过界会招致天谴”的担忧。事实是,每一种得到推广的转基因作物都经过严格的审查和毒力试验,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应该学会用理性的科学的世界观来思考进行判断。转基因作物能不能吃取决于是否被检测出对人体不利的成分而不是取决于它是如何培育出来的。实践才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 

  如何守住18亿亩耕地的红线而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成为了三农政策最迫切要解决的难题。如何才能用更少的耕地养活更多的人?答案是科学技术。改良耕地土壤,改良耕作条件可能都不如直接改良品种来的有效。而转基因技术可以使育种变得多样化而且更加可控,发展转基因技术是将来农业增产提高品质的必由之路。同时,如果政府能够果断推广和发展转基因作物产品,转基因工作者必然更有动力,并能从实际应用中积累更多在实验室里积累不到的宝贵经验。 

  转基因技术作为一项技术,并没有善恶和好坏之分。科学家们应该大力研究和发展转基因使其造福大众,而公众也应该主动地科学地了解包括转基因在内的一切新兴的科技,只有这样凝成一股绳才能为我国的科教兴国战略贡献一份力量。     

    

 
1996-2014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4432号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5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3号  邮编:100101 电话:86-10-64807462 传真:86-10-64807468 Email:office@im.ac.cn